远方

祁行山内有一山人,名轩道。初习道术,颇得名家真传,是为一方仙人。一日,轩道去衣欲寝,忽闻门外两恶犬狂吠不已,立于房檐观之,识得二犬乃是妖物,倚仗自己一身邪门歪道,初生牛犊,前来挑衅。轩道心中自是不屑,小妖初生于世,有几分得意乃寻常之事,不足为奇。于是作势欲离开,二犬随即狂吠,后又气急败坏,试以头颅撞破山门。山门年久失修,碰撞声于夜中甚是刺耳,二犬以为得势,乃作兴高采烈状,扬长而去。殊不知若真是破烂山门,早已打开任其践踏。轩道心中自觉有趣,不由感叹,如今小妖的这股子劲儿,迷糊得让人舍不得下杀手。
旦日,那二妖心中得意,又来轩道门前叫骂。轩道自是不愿与之纠缠,佯装败退,遗拂尘,被二犬拾去。二犬归其妖府,把玩端详,不得其法。便偷掘一洞,窃其法籍,试习得仙术。然妖终为妖,心术不正,上天不眷,终是困于妖心。
轩道觉察二妖行径,不怒反笑,只觉芸芸众生,皆是灵物。有善灵,便有恶灵。轩道既不愿替天行道打乱世间平衡,亦不愿任二妖狂吠扰人清静,踌躇不决。便坐于青石之上,垂钓以清心。忽得思绪,心境清明,曰:“二妖虚张声势,不足为惧。居于水边便听得鱼声,实则鱼声非鱼声,妖亦非妖,只为诛心之过。蠢妖行事,贪念太重,欲化为人,自是让人深觉难以脱身。然何不立于天地之间,观万物之奇景?畜生是畜生,我是我。畜生手短,走的是畜生道,偶然闯入人间,或是短暂天昏地暗,而后必定是天地祥和,一派安宁。畜生终究是要回到畜生道的。我不用送妖孽们回去,天自会行该行自事,我只需走我该走的路,做我该做的事,一切便会归于平静。妖会永堕畜生道,而我?我,自是走完自己该走的路,做完自己该做的事,成为自己该成为的人。”

古装剧里我认为很苏的几个男主(只是随便说几个,一下子记不过来这么多):高湛,元湛,梅长苏……(很久没看古装了真的想不起来………以上排名不分先后………如果想起来其他的就在评论补充……只是为了无聊的时候有个消遣

活着

余华的《活着》一气呵成,看完以后心思极其沉重。想想福贵这个人物,到了其他作者手里,恐怕早就成了一缕游魂了。好多次我都希望作者的金手指适时出现,比如有庆他能走体育这条道路光宗耀祖,又比如凤霞生下苦根以后就相夫教子幸幸福福,再比如福贵,他能与家人一起活着呢……都没有。而我突然发现生活于你在谷底以后,剩下的就只有最纯粹最开始的信念了。活着。就这么活着。原来,活着是那么纯粹。而后的无数附庸都可以拿开。我用第一人称体会了福贵的一生,我知道我应该为活着而感到幸福。我的确感受到了却还是忍不住用第三人称这个奇怪的角度去沉重地感受。

你撕毁了我们所有的过去,我依旧觉得你无可替代。

我看见他了,在今天,寒冷的今天。我好冷,穿了她的羽绒服,加上自己的冲锋衣,还是好冷。我的手脚被冻得没有知觉,脸也被寒风硬生生刮得通红。我就这么看见他了。在炸鸡店,开着空调的温暖的炸鸡店。里面有温馨的小家庭,有甜蜜的恋人,还有他与陌生的她。他和她谈得非常畅快,我隔着玻璃都能感觉到他的开心。我一时间失了理智,竟然在街上用不大不小的声音爆了句粗。也就是他才能让我这样了。

我想起以前,我和他一起出去,我带着一丝害羞和兴奋,整理着装,蹦蹦跳跳地跑去找他。也是一样的冷,我在他家楼下等了许久他才下来,带着一丝不耐烦和冷气下来见了我。那时候的他没有现在那么浪漫,只是在街上逛啊,逛啊。

我自以为已经放下,今天的失态,究其原因是觉得委屈。怎么,所有的爱到了我这里都变得那么自作多情?怎么,所有的美好到了我这里都变得那么虚无?我不值得爱吗?真的没有人懂我吗?真的没有人珍惜我吗?我真委屈。

突然想起看《太子妃》的时候有一句调侃的剧评,如今用在我这里,居然刚刚好。“这世界上没有冷男,只是他暖的不是你。”那不要来招惹我,好不好?明明不爱我,何必?徒惹伤悲。你抽得出身,我痛苦啊。

最让人感到悲伤和挫败的,大概就是今日所见硬生生让我明白过去都是逢场作戏,我依然觉得他无可替代。他无可替代的经历了我珍贵岁月的一部分。

但小女孩家的矫情心思发泄完了,我的确应该整理自己的行装,去奔赴下一段旅程了。不为过去所困。祝他幸福,但一定要比我过得差得多。我一定要比他过得好,比他优秀,比他厉害,一切都要比他好。这是我人生最自私而又最真切的心愿。我一定会竭尽全力去实现。

【白起×我】先生说他不会用表情包

我太喜欢这个了!

江月何曾皱眉:

     


※红豆那个对话小说,我来试试,蛮好玩的样子!


※这个应该会更很多章,就是那种可爱小段子,不定时更,就不单独再发啦,以后都贴在这一篇里面!看连载的仙女们没事可以刷刷这篇!


※灵感来自“在你身后”这张卡的三星短信,大概就是说白起哥哥是个不会用表情包,连默认表情都不怎么用的老干部,所以我决定教他一下,顺便坑他一下,再顺便皮他一下。哎嘿嘿。 


   


>>>




【01】:点我


【02】:点我


  


   

关于动点问题——我今天的收获

1)首先读完题,找定值。(比如哪个角是确定的、哪条线段是确定的)分析完问题后,定值往往能帮助到我们很大一部分。
2)当动点决定三角形全等/三角形形状等时,记住【分类讨论】思想,绝对不止一种情况(除非题目中某个定值缩小讨论范围)
3)前几个小题的答案,往往对最后一个答案有帮助。
4)学会做辅助线。多数用“作一条线段等于已知线段”的方法做辅助线。
5)线段之和什么时候最短?几条线段之和在一条直线上!想办法用【转化思想】将几条线段转化为一条直线上的几条线段。

以上,是今天的收获。虽然只是皮毛,但帮助真的很大。

就很气。本来是很开心的一天,写了很多作业,听了一天哥哥的歌,觉得特别充实。至于为什么气,还得从昨天说起。某甲是我上学同路的好朋友,认识了七年了。她一向脾气冲动,容易做一些冲动的事。昨天与我们交好的几个好朋友都一致认为某甲太过于小气,动不动就因为三言两语哭哭啼啼。于是某甲郁闷不已,觉得自己明明如此在乎这段友情,这么用心的去经营这段友情了,却得到了这么“不公平”的结果。而于我而言,众人背地里说人坏话各自埋怨,发现彼此相处中存在的问题却不去解决,反而只是背地指责,表面若无其事的样子,实是令人作呕。于是我选择当一个冷漠的旁观者。而某甲的情绪由于一直得不到发泄,始终压抑,在最后一刻终于爆发在了一个无辜的人身上。那个被拿来当撒气桶的某乙,被劈头盖脸一顿乱骂,只因为她抛下了班上的篮球队员去和学姐们打篮球。班赛临近,我们班的女篮球队员们,还在临阵磨枪。这本无伤大雅的事情,被某甲的发作,变得格外不讲道理。某乙的女朋友今天找上我(没错,某乙是les,当然这并没有什么好特意拿出来说的,我认为爱情是美好的,无关性别。),她说:“麻烦你给某甲说一下,不要这么盛气凌人。我希望不要再有下一次。”(事实上她的语气比我写出来的更咄咄逼人。)于是我懵了。关我什么事?难道就因为某甲和我关系不错,所以这件事就一定有我一份?我还需要承担责任了?总之,我感到郁闷不解。当然,我说出来,心情已经好了一大半了。不与傻瓜论短长。不要因为她们影响了自己的心情。

山水有相逢 我们隔得太远了

心痛,本来发在微博,却因为网络问题一下子不见了。只好重写。只是可惜,文字即使出自同一人之手,也会有一些偏差的。



——————————————



初见先生时,我还是个少不经事的姑娘。领着丫鬟在街上听得几个姐姐谈笑,语言间总离不得“王先生”三个字。王先生对学生很好,教书很认真;王先生年纪轻轻便已经学富五车……于是我便求着爹娘帮我寻了这王先生去。果被我寻着了。



王先生穿着白袍,围巾衬着他的身子略显单薄,高挺的鼻梁上架着的金丝眼镜好像便是知识的象征。“这位便是小钟?”我对着王先生拜了一拜,端着样子。先生见了我,只慢慢问出这句。

“正是正是,我正是小钟。”没有一点“大家闺秀的风范”,我忙不迭应了先生。




我领着先生到书房,先生拿着一叠书,选了一选,便先挑了《诗经》。


先生推了推眼镜,问道:“你就先谈谈七月流火的意思罢。”

这是要试我的学识了。



“这四个字便是说天气转凉。先生,您可知道,我初看这四个字,差点被唬住了。幸好没有自以为是天气热到火都在流的意思。”我嘿嘿一笑,话渐渐就多了。


“既然如此,那么说明你是有慧根的。”先生于是放下书,与我谈起了《诗经》。






“你可知,这杏花结的果子,苦涩无比。”先生带我来三月的湖畔,看着垂柳杏花,淡淡地说。

“我不知道,杏子我从不吃。不过我很早便想尝尝了。先生您这么说,倒让我敛了这个想法。”

“小钟,这些闲散的兴致,是该停了。”

“先生,我没听懂。”


先生没应。风乍起,吹得杏树上的花落了几朵,轻飘飘到了先生肩膀上。我却不敢拂了去。先生神色凝重盯着波光粼粼的湖面,便是春花也淡了颜色不敢言语。


我悄悄退在先生身后,拍下了这极美的春色。






南京沦陷了。



我终于明白了先生那日湖畔的话,却是晚了几分。


爹娘都是生意人,虽然读过几年书,却不算懂得大道理,一心只想弄到逃命的船票,领着我亡命天涯去。







我找到先生,他依旧坐在湖畔的长椅上,神色却比那日更是清冷。


“先生,爹娘要我走。你知道我不想的。这几年我也偷读了几本医书,你也知道我救过人。我虽然不能拿枪,却也捏得住手术刀了。如今祖国正当危机之时,正是用人之际,爹娘老了,逃也是应该,可我不行。更何况先生你也要去。先生,带我走罢。”我这几句话说得干脆,却是经过了几日挣扎得来的。

先生换掉了白色长袍,还是白色,只不过是衬衫。他看着我,叹了口气。少顷,他看着我道:“小钟,我明白你的心意。可如今国难当头,我又怎么舍得让你去冒险?你还有爹娘,你又怎么舍得让他们担心?我这便要去了,这一去,不知还回不回得来。万水千山,即使能回得来,恐怕你我也难以再见。你应该明白,这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以后啊,少点性子,在先生面前也别太活。可再没有先生像我这般惯着你了。好了小钟,你安心跟着爹娘去,一路保重。”





我终究是当了逃兵。这一逃,就是一辈子。



那天我在码头站了一日,等来了先生,他的金丝眼镜依然戴在鼻梁上,恍如初见。


我跑过去,跟他说:“我等你,先生。”



许是阳光太盛,害的我看花了眼。先生眼睛里是有泪花的吧?


先生闭了眼,又睁开。他说:“小钟,别等我,等不来的。”









此去经年,万水千山,枪林弹雨,您保重。



我写了无数封没有地址没有署名的信,在我床边柜子的最后一个抽屉里,压着那些信的,是一个盒子。




收音机里播放着今早就念的几句话:“今晨,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




我打开盒子,盒子里是一张泛黄的照片。



照片上,一个身穿长袍,眼睛里充满担忧的人在柳树下,看着湖面。他的金丝眼镜在阳光的照耀下反着光。




后来我收到一封信。是几年前就该收到的信了。


信上说:“小钟,思来想去,能写给谁呢?也只有你了。曾想过和平年代的我们是怎样的一番气象,是否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呢?原谅我那么自私,离开这个世上还要让你有念想,可我就是不想让你把我那么容易的给忘掉了。你常常念叨,问我,先生不过长我几岁,怎的就如此学识渊博呢?如今再想听你絮絮叨叨,已是奢望。不知道最后我们能否取得胜利,我的牺牲到底有多大的价值,但终究是负了你。小钟,但愿你的余生,温暖而幸福。或许是绝笔,但念想绝不会停歇。 一九三七年一月六日 王X 写于执行任务前”





我有一个先生,教我国文。他喜欢杏花的味道,因为杏花绽放之前,下的雨总是甘甜。他虽然常穿长袍,但却最爱白衬衫,他戴着金丝眼镜,最热时,只解一颗扣。我的先生,年纪轻轻就学识渊博,为人称道。我的先生,从不受困于三尺讲台,他的胸襟开阔,胸怀祖国,满腔热血。


我的先生,我在等你。





杏花开了,该回来了。





今天考试遇到了一件事。某甲以相貌讨好某乙,顺便贬低了我,恰巧被我这个当事人听到,觉得很可笑。








美与丑定义总是在世人眼里混乱不清。而从某种意义上——比如浅显的所谓理解——似乎又变得明朗起来。是真的明朗了吗?实则不然。当“美女”“帅哥”成为讨好某个人的工具的时候,美与丑已经失去了本身的意义而黯然失色了起来。
意思是说,假如有一个人看到你的第一面因为另外的人而给予你“美”或者“丑”的评价,请忘记美与丑本身的意义——因为说的那个人本身就不理解——去揭开他的面具看到他嫉妒又虚伪的脸庞吧。
尤其在你正经历着证明自己的过程中听到这样包含着嫉妒以及试图让你情绪产生波动的所谓评价时,请闭上眼睛。因为事实会让你的眼睛失去信任。这是不值得的。
而经历告诉我,当有人试图用外貌衡量一个人的价值或者羞辱他的时候,他已经输了。因为嘲笑外貌,人人都做得到。是人,他的外貌就有不合人意的地方,甚至即使你貌比潘安,也会被安上虚有其表的帽子。所以你看,外貌是最容易糊弄人的东西了,他会让你失去明辨是非的能力,他会让你在嘲笑别人的同时也陷入不堪之地,大庭广众之下讨论别人外貌的人,更是其人价值的集中表现。
言尽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