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方

【凯我】<你的大片儿掉了> 中

旧浪娱乐:

联文 师生梗。画风有毒,傻白甜且老司机。


上篇 By:@贩卖毒药专业户  


http://y00w00y.lofter.com/post/408ec3_bd1707f


——————————————————





随着“里大爷”的付款提示,陆苗正聚精会神地盯着自己店铺“科教片”销量居首的标志,一边数毛爷爷一边笑开了花。


刷牙时陆苗正细细端详着镜子里那张正直清秀的脸,再一次感叹“污”是内里的,单从外表看全然看不出这姑娘是个阅片无数的老司机,简直人见人夸之乖巧。


然而不知怎么,白天图书馆里王俊凯离开前冲着自己笑得狡黠的脸突然浮现在她脑海里。


彼时他嘴角若有所思的弧度给她一副自己被看穿了的感觉,师生身份的对立更是令她生出一种莫名的危机感。


思及此,陆苗正觉得简直噼里啪啦地火大,顿了顿,露出了一个蓄谋的奸笑。


……


……


白天在图书馆画的条漫已经接近尾声,只差上色。狭长的桃花眼,色气的虎牙,嘴角微勾,腹肌结实,还有再往下的,若隐若现的某个不可描述部位。


……除了露肉的部分,怎么看都是和某个人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陆苗正捧着脸看着电脑上的画稿,啧啧两声,不自觉地把笔下小H漫的男主和王俊凯结合到一起,嘴里嘀咕着:“……让你总抓我纪律。”


顿了顿,她心里咯噔一声,想说自己居然把王俊凯那个“误人子弟”的老师画的这么性感我他妈是被洗脑了么,这货明明搞不好一块腹肌都没有只有小肚腩。


然而她想了想素日里王俊凯衬衫下的线条。


……于是只有满脸怨念地在条漫末尾加了句总结:灵感来源现实,真人脸帅器大活差。


陆苗正笑的满地打滚,PO到网上,满意地看着评论里翻滚的“哎呦卧槽鼻血!!”,以及“器大活差可惜了啧啧啧……”。


然后对一条内容为“【八卦脸】PO主大大怎么知道桃花眼帅哥器大活差的?看来有感受啊……”


陆苗正吓得关掉了电脑。




 




俗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然而当她梦到自己的漫画成真,一场猝不及防的梦境让她亲身体会了开车时,男主角含笑的眉眼一点点呈现,她倒吸了一口冷气,从梦中惊醒。


陆苗正觉得自己阅片无数还能做春梦特别丢人,特别是对象竟然是王俊凯。


说真的,这名人民教师虽然可恶,但总是给了她一种高岭之花(草?)的印象,他的内心无从了解,至少从外表来看就不是她等凡人能够触碰的级别。


于是陆苗正果断将这场可怕的梦归结于自己最近用来筛选片子建设淘宝店铺的时间太多了,飙车到肾虚,应该转移精力暂时离开店铺几天。


 


五天后,当陆苗正戴着颜文字口罩在漫展逛的不亦乐乎时,接到了基友的电话。


基友小心翼翼而又带着几分同情的对她说:“……陆陆,你怎么翘课了,老师说如果三十分钟内你不回来,后果很严重。”


漫展这边人声鼎沸,吵得陆苗正根本听不清基友说话,只隐约捕捉到了“严重”,“翘课”“后果”这几组关键词。


她有点发蒙,看了眼手机确认了一下今夕是何夕后,一拍脑门,咬牙切齿地抛出去了一个斩钉截铁的疑问句:“王俊凯的课?”


话筒那边突然安静了下来。


沉浸在悲痛里的陆苗正并没有留意,满脑袋都是几天前王俊凯撂下的那句“如果你不听话,我保不准会把你在小书店看不可描述漫画的事当段子说出来。”


说实话,她有点憋屈。


诚然她身为学生,逃个课看个小黄漫卖个大片儿是玩忽职守了,但毕竟又不是罪无可恕的事儿。


……真搞不懂了这位一上岗就迷倒全院三分之二女同胞的王老师是不是没事闲的的一天天总是在找她麻烦。


脑海里蓦地又浮现起了几天前,夜里做的那个关于王俊凯的污力滔滔的梦,陆苗正吓得一个激灵,咬牙切齿地握紧电话吐槽出了声:


“卧槽王俊凯他是不是吃饱了撑的啊成天盯着我?!”


……


……


“喂?喂?喂喂喂?”陆苗正对着突如其来的安静一头雾水。


……


“陆苗正。”


深沉而清冷的声音。


她心里咯噔一声,默念完了完了,仿佛隔着话筒就能看到那端王俊凯面无表情。


“三十分钟内到我办公室,如果你晚了一分钟……”


陆苗正瞪大眼睛屏住呼吸,感觉心提到了嗓子眼。


“我就把你看的那破漫画的书名发到学校论坛上”


……


……


……


老师您能不这么无聊吗???


 


 


 


当陆苗正上气不接下气地站在王俊凯办公室门口时,男人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向她挑了挑眉:“二十九分钟,挺准时。”


“我……”陆苗正已经喘的不成人形,眼前发晕,但还没忘记此刻要卑躬屈膝装孙子:


“……王老师,我……我跑着回来的。您就看在我的诚意上,大人不记小人过……”


午餐时间,办公室里空空荡荡,王俊凯泰然自若地坐在窗口,看着面前头发凌乱的女生,伸手拿起了自己面前的水杯,递给她。


“啊?”陆苗正愣了愣。


“你不是跑的累么?”王俊凯向饮水机的方向努了努嘴“自己接点水喝吧。”


……


陆苗正目瞪口呆:“……可是…这是王老师您的杯子。”


“所以呢?”王俊凯摘下无框眼镜,揉了揉眼眶,微笑地看着她:“你是觉得我有什么不健康的隐患?”


“啊…不是不是,学生没有这个意思。”陆苗正颤颤巍巍地走过去接水,顿了顿,还是把杯子恭恭敬敬地举给王俊凯:


“老师像每天在田里耕作的不知疲倦的老牛一样辛苦,还是您喝吧。”


……


……


这比喻让王俊凯的额角冒出三道黑线,他的嘴角抽搐了两下,轻描淡写道:“哦那算了,那就拿来浇花吧。”


王俊凯起身,居然真的把杯子里的水倒进了窗台上仙人球的花盆。


“那个……王老师。”陆苗正弱弱道:“……用矿泉水给植物浇水会把它们养死的。”


“我的盆栽不会。”王俊凯头也没回。


陆苗正懵逼:“为啥?”


 “因为它们不敢。”他转过身,勾了勾嘴角。


陆苗正觉得自己一定是魔障了。


否则此时此刻,王俊凯随意地倚靠在办公桌上抱着胳膊看着她,白衬衫的袖子挽起,袖口处精致的袖口纹着他英文名字的首字母,配上刚刚那句明明充满了装逼气息的“它们不敢”。


……这画面,怎么硬生生让她看出了一种和谐?


 


 


“说正事吧陆同学。”王俊凯把眼镜戴上,在白衬衫的衬托下充满了斯文败类的气质:“你上午翘课去做什么了?”


陆苗正心里一紧,脑子飞快地运转起来,倘若据实相告自己是去漫展找寻灵感(?),从此王俊凯手里怕是只会多一样自己的把柄。编个什么理由呢……


急中生智,陆苗正抬起头,哭丧着脸:“……老师,我是去医院陪我男朋友看病去了,他的病真的很重……”


她还是在心里耍了个滑头,倘若自己称病,保不准王俊凯这位强迫症患者向自己索要病历本就诊卡甚至拿着放大镜在她手背上找针孔。


想来想去,生病这种理由借家人朋友之名终是不妥,她陆苗正一单身狗,也就诅咒诅咒这位不存在的男朋友了。


王俊凯皱了皱眉,一直在把玩着签字笔的手指动作定格了两秒,顿了顿,他的声音似乎冷了几分:“你才本科,就有男朋友了?”


陆苗正愣了愣,有点没反应过来。


“本科…怎么了,大学又没有校规不许谈恋爱啊。”她想着自己原本就和王俊凯没有很大年龄差,婚恋问题上原本应该还是不太存在代沟的,索性大着胆子和王俊凯犟了一句:“您应该理解吧,相爱的人是不会被年龄,时间所阻碍的。”


然而此话一出,陆苗正却看到他的脸色更不好了。


如果说还有什么更令她摸不着头脑的,下一秒,王俊凯手里把玩的签字笔“咔擦”一声,竟然生生在他指尖断成了两截。




办公室的气氛骤然变的有些奇怪,温度似乎降到冰点。


陆苗正心想不好,难道王俊凯虽然长的一张好脸蛋,却受过情伤听不得这类话题?自己这不是踩雷吗,估计这下子旷课记录检讨书都少不了了。


思及此,她耷拉着脑袋,心想自己也是自作自受,于是没精打采地低头道:“……王老师我错了,我接受一切形式的处罚……”


然而话音未落,王俊凯面无表情的声音突然在头顶响起:“你男朋友是本校的学生?”


 “哦…是啊。”陆苗正整个人已经心不在焉,一个硬着头皮的微笑。


“行,那就约这位同学出来见面吧,我鼓励鼓励他勇敢面对病痛,再批评一下这种助长自己女朋友逃课的行为。”王俊凯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起身开始整理桌子。


陆苗正顿时觉得眼前发黑,嗷嗷叫唤着张牙舞爪道:“那个!那个……不行…”


王俊凯怀疑地看了他一眼:“嗯?”


“啊…我是说……最好……可能……大概……也许……应该……不要这样吧……”陆苗正感到对面的桃花眼似乎自带谎言识别系统,扫描的自己哗哗漏风。


“为什么?”王俊凯冷哼一声:“他不能走路,瘫痪了?”


“……没有。”陆苗正心想找个四肢健全的男性友人此刻总比找个瘫痪的同学来的容易,只有强扯出一抹难看的笑,企图用阿谀奉承做最后的挣扎:


“……因为,王老师您颜值太高,我怕他身体病了的基础上再心灵受伤,病上加病,一病不起,病到昏厥……”


“很好,那么就麻烦你叫他到北门外的咖啡厅来。”王俊凯不理她,不容拒绝地抓起椅背上的西装外套。


顿了顿,他突然伸手把衣服递到陆苗正怀里,自然地叮嘱道:“你跟我一起走,我锁门,帮我拿一下。”


“啊?……哦。”她懵圈地应了一声,抓着外套的手缓缓收紧。


一阵轻风吹过,外套上残留着淡淡的植物清香味,是王俊凯常年照顾着的办公桌上的花草和多肉,在这个午后,就这么猝不及防地飘散进陆苗正的鼻腔里。


她突然打了个战栗,觉得自己的脸发烧了。




——————————————————


 


王俊凯的车就停在办公室楼下,陆苗正畏手畏脚地跟在他身后一路下楼梯,经受着周围许多学生与老师的注目礼。


……其中包括一脸幽怨的系花与好几个年轻女老师。


其实陆苗正很想叫住面前迈着大长腿的男人,明明门都锁好了……为什么你有手有脚不自己拿着外套……


……但是没那个胆儿。




王俊凯三两步跨下了办公楼前的台阶,扭过头看着陆苗正鼓着嘴不甘不愿地跨着小短腿儿跟在后面,突然忍不住笑了一声,狭长的眼底不易察觉地浮起几分温柔。


然而这个笑在陆苗正听来却像极了嘲讽,吓的她哧溜一下窜到车旁边,伸手拉后座的车门。


拉不开。


她探头看王俊凯,对方回她一个无语的表情,伸出食指在车门旁摁了一下,抬头看她:“指纹锁。”


陆苗正目瞪口呆地表示涨知识了,歪着脑袋盯这个指纹装置低头看个不停。


下一秒,王俊凯绕过来为她打开车门,半开玩笑地耸了耸肩:“你这么喜欢研究这个锁,要不干脆把你的指纹也录进来?”


然而这句话在陆苗正再次被大脑自动转换为了威胁,于是她连忙举起双手表示王老师我对您的车没有丝毫非分之想。


然后。


她一直抱在手里的西装外套,就这么掉在了地上。


一个小时前刚下完雨的泥地。


 




 


陆苗正坐在咖啡厅里绝望地看天。


王俊凯去洗手间了,在那之前贴心地提醒她,除了在十分钟内让她的“重病男朋友”出现外,她还欠了自己老师一顿西装的干洗,折成软妹币好几百块。


尽管刚刚在车上偷偷给男性基友发微信要他马不停蹄地过来,绝望的陆苗正还是阻止不了自己邪恶的双手,再次打开了淘宝店铺,企图能在近期的销量里寻找一丝安慰。


然而当她看到自己的店铺被查封时,傻眼了。


——“您的店铺被举报。”


——“举报者:ID:里大爷”


 


“卧槽!”她瞪大眼睛,不明白自己离开大片儿界的短短几天发生了什么,为什么那天的最后一位客人举报了她,是对内容不满意?不够激烈?还是不够高清?


陆苗正在心里把这位里大爷的大爷骂了八百六十多遍,沉住气告诉自己顾客是上帝,店铺没了还可以搬家换地址。


于是她好声好气地去阿里旺旺这位里大爷,令她惊讶的是这哥们竟然正好在线。


 


想入非非:亲,请问您对影片有哪里不满吗?




里大爷:哪里都不满。




想入非非:……




想入非非:……亲,具体是什么问题?是这种【消音】【消音】【消音】的类别不合您的喜好?那我向您推荐【消音】【消音】的,是【消音】出演的巅峰之作,她不仅【消音】,而且【消音】,简直所有的老司机看完都表示太【消音】了。




里大爷:……




里大爷:……店主您是女生?




想入非非:……啊,对的。




里大爷:所以,你怎么做到对这些难以启齿的…呃…辞藻信手拈来的?




想入非非:哈?


 


陆苗正一脸懵逼,想说这位里大爷咋跟王俊凯一样说话莫名其妙,天下怪人真一家……


 


想入非非:那,我猜是不是您生活里遇到什么不愉快的事了?每个人都会遇到困难和不愉快,您如果有烦恼欢迎和我分享沟通,但是举报我们的店铺并不能解决问题的,希望您三思而后行。比如店主我今天就特别倒霉,被我老师折磨的不成人形啊,还要给他干洗衣服……呜呜呜人生真是太艰难了你说是不!!!




【沉默】


【一分钟后】


 


里大爷:……真艰难。




想入非非:对吧,但是生活还要继续~




里大爷:其实我举报贵店的原因很简单。当我看到【科教片】点进来购买时,我真的以为它是一部科教片。




想入非非:……




里大爷:所以我下班回家后,在客厅里给我七岁大的两个侄子侄女播放了。




想入非非:……




里大爷:开的外放。




想入非非:………




想入非非:………这位亲,别说了,我退给您钱!!!!!!!!【尔康手】




里大爷:不过这个片子买的也是有用的,至少很奇妙地帮我确认了一件事。




想入非非:啊?啥事儿啊?


 


系统提示【您的好友里大爷已下线】


 


陆苗正疑惑又郁闷地关掉手机,摁摁太阳穴,在过去的几分钟里人生大起大落来的太快,她整个人是晕眩的。



评论

热度(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