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方

乱世华章15

我的妈…

Max:

那人踩在一地雪中,嘴角微扬,阴鸷道,“王源,没想到吧,我,回来了。”


是旁系。


十一月二十四日,东方亢金龙,凶。


送回司令府上的少爷浑身是血。


锋利的军刀在他身上划了十七道口子。


没了生气,没了反应,往日里静谧温柔的面庞静静沉睡,仿佛要留在这个寒冷的冬日里,和冰雪一起埋葬。


司令快疯了。


抓来城里所有大医院的医生护士,坚持不肯离开手术室,两天两夜不曾闭眼。


王源不能就此离开。


他还没听完他的选择。


他还没给他一个天下。


他还没来得及宠他。


他怎么能走。


他没流泪,但精神上已经崩溃,不理会任何无关的人。


要是他派的人再晚一点到,这个世上,就再也没有王源了。


一想到这个,心脏便绞痛万分,不能停止。


旁系已被孙副官当场枪毙,但他如何逃出这座城,如何穿上戎装,再如何跟踪少爷,这些事都要查。


他要叫背后的人,血债血偿。


旁系所穿的军装是川军今年冬天的新样式,肩章上的军衔等同于营长。


官还不小。


但川军好几股势力,又会是谁收留了旁系。


做完手术,医生说,少爷缺血,但医院没了。


司令要医生抽他的血,被孙副官死活拦住。


几日没吃没喝没合眼,再抽血,怕是没等少爷醒过来,就要倒下了。


十一月二十七日,少爷醒了。


“水……”


司令端过杯子,不敢扶他起来喝,凑过去喂了一口,水顺着嘴角流向下颌。


喂了几次,都不够。


司令没办法,自己含了,低头要哺给他。


少爷往后瑟缩了一下,想躲开,消瘦的下巴却被一把抓住,对方的唇轻易撬开了他的嘴,温热的水很快滋润了他的喉咙。


他伸手去推,手也被一把禁锢住。


水一口一口,像没有止境一样地哺进来。


他含糊喊道,“够了……”


对方没停下,再哺了一口后贴在他的唇上,细细磨蹭,舔舐,亲吻。


“王俊……凯……”


他有气无力地叫他的名字,想叫他停下来。


对方松开他的脸,他的手,最后吻了一口,充满红血丝的双眼疲惫不堪,望了他半天,说,“以后,不许离开我身边半步。”


“……”


少爷受伤的消息很快传得全城皆知,连路边的小孩都知道,王家少爷受了伤,住在了司令府上。


二人什么关系,似乎不言自明。




评论

热度(4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