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方

2010年,我们初见。大家疯传你的事情。说你是留守儿童,说你是没人要的孩子,都不理你,是我。是我,一直在帮助你。是我,一直在好言相劝让那些人不要再这样诋毁你。是我,想努力让你学习进步。


一切一切都是我。




六七年。




一句看透了,划断了我们的一切。



一句看透了,断言了我做的所有努力。



一句看透了,可以随便召至无数流言诋毁我。



一句看透了,把你的一切遭遇受罪归咎到我身上。



一句看透了,我的一切被抹黑了。










你说要跟我友尽的时候,我没哭。



你说你站在她那边的时候,我没哭。






甚至在你似有似无的厌恶中我还是一如既往地帮你。







你找我借钱,我给。从来没让你还。



你让我送生日礼物,我送。



你让我帮你,我帮。




我知道你从来没把我当朋友。





你可以怎么去想我这个人有多么多么坏,我无所谓。



你把我当笑话当谈资。



你和她一唱一和把我逼到无人之境。


孤立无援。





我真的受不了了。







还有,她那句“你又看透哪个了嘛”,我算在你头上,她也有一份。



别以为我不清楚她的为人。




这样一句,我还要多谢你啊。


多谢没有指名道姓。


多谢让我知道我在你们那里什么都算不上。


多谢你的装模作样让我尽早抽身。



她那一句话,你不回答,就把我置到你极度厌恶的地方。所有人都可以知道我多么多么坏。



你回答了,你的委屈达到了。


她的所谓云淡风轻,真是装的一手好逼。







你妈炸了。










我没有那么多的闲心,那么多的宽宏大量再去原谅你们了。



等着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