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方

【凯我】【昏迷】

大核离离:

无论如何 戏里戏外
无论你是谁 我是谁
以何种方式相遇相知
我都爱上你
爱情使人昏迷 可我却清醒的爱上你


我是你,你是谁?:



很应景吧大概




正在酒吧喝酒




如果台上唱歌的人是王俊凯就好了




昏迷




给你们




提前圣诞快乐♥




——————————————————




"这……我明天还要去跑通告,我就不去了。"王俊凯面露难色,压低声音边说边想推开胳膊上缠绕的手臂,怎料手臂主人反而有些责怪的瞪了他一眼,手臂绕得更紧,顺带着推着他往前走了一步,对着不远处的人堆着笑"去去去,我们都去,嘿嘿。"




"张导,我……"




"别得了便宜还卖乖,还用我教?"张导的脸色突然冷了,挂着略不满意的脸色,王俊凯想了想还是撇开了张导的胳膊,将手抄进兜里,抓了抓头发




"走吧。"




一行人踏进光怪陆离的酒吧里,张导专门把卡座正中央的位置留给了王俊凯,在震耳欲聋的DJ声中,暗暗嘱咐王俊凯一句"好好表现。"就去吧台点酒了。




各色霓虹灯闪来闪去,看不清楚面前玻璃桌上有多少酒杯,看不清楚屏幕上放的什么迷幻画面,看不清楚一闪而过的灯下谁的表情,看不清楚……




好好表现?




说得这么……




王俊凯脸上没什么表情,当然,反正也看不清楚。




酒吧来过很多次,这家算不了常客,但只要说到王俊凯,他们都知道王先生来是要坐的是哪个卡座。




有的东西,你即使重复一辈子,也无法习惯。




这部电影剧本很好,王俊凯费了很大功夫搞到了男主角,制片人背后的团队很难搞,要宠,要捧,要照顾得服服帖帖的,假如他个男主角都缺席,未免太不走心了。




"勉强"?没有金刚钻何必拦下瓷器活?不是矫情,是怂蛋。偏偏王俊凯自尊心天下第一,不断或自愿或非愿接受改造拼了命往前跑,也不至于面目全非,倒是越来越成为自己曾经极其讨厌的人。




喏,递过来的烟,你开不了口,说不。




可王俊凯今天真的是不想抽烟,可能是因为今天王源儿早上一起来就发了个饭制的15岁视频,他手贱,也不知道是贱在点开了播放,还是点开了打火机。




在烟雾朦胧中,他看见了一张脸,一张清晰的脸。




"哟,在看那个扎马尾的婆娘?你喜欢嗦?"坐在王俊凯旁边的制片人助理是成都人,满口土渣子味儿,像极了年少不更事说着重庆脏话的他,土霸又俗气。




"没有,我在看打碟那个。"王俊凯吐出一个圆润的烟圈,淡淡地说。




助理哼笑一声,"放屁噢,我看你眼睛都要掉进切了。"




"呵呵,就你pee话多。"说着王俊凯就把还剩一半的烟头杵进骷髅透明烟灰缸里,端起了酒杯。




"嘿嘿,喝。"助理也拿了杯子。




还能用青春形容年代的王俊凯那时最怕的就是变俗,想让自己高大上起来,对艺术是"追求"而不是"技能",时至今日,他王俊凯对于这个还算是很有底气的,他还没有变很俗,还好,不过他也只能控制自己,控制不了会遇见的人。




比如他确实在看舞台上扎着马尾晃动着身姿的姑娘,为什么说是姑娘呢?因为厚重的粉也掩盖不了脸上的胶原蛋白,他王俊凯对女人的眼力见一向很好。




不到25岁吧。




这模样当小姐是不是可惜了些?




王俊凯耸了耸眉头,端起桌边的酒杯,在嘴唇边游走,眼神冷得不得了。




今夜的酒吧格外喧嚣,他这个卡座的气氛格外热烈,舞台上扭动的格外风骚,王俊凯格外,失魂落魄。




"夏老板,风花雪月,齐活了。"




酒吧的老板娘也算是半个圈里的人,平日对王俊凯很是客气,从没把酒吧的另一面翻开过给他看。而今天……王俊凯紧皱着眉头看着门口站着四个风姿各异,无一例外美艳不可方物,一身旗袍规规矩矩站在门口的……小姐,扫了一眼眼神放光的一票人,几欲愤然离席,都被张导扼杀在沙发里。




"你就喝酒,坐边上,我不让她们碰你。"张导压低声音说,王俊凯匆匆扫了一眼舞台,眉头紧锁。




蔚蓝换上她今天的第五套表演服的时候,胃里一阵翻滚,差点吐了一地,老板娘抛个媚眼给她的时候,她心里咯噔一声,犯恶心的感觉更加强烈了。




从她兼职到陪酒,有段日子了,"妥协"对于她这种走投无路失心疯的人来说就是人生哲理,老板娘心疼她,没让她下海,当然,她蔚蓝也不可能会。




陪酒陪酒,多被揩几次油就习惯了,再说,老板娘安排给她的不是明星就是导演,包养倒是看不上她,她不乖,陪陪酒还算有点个性。




她被老板娘通知到最尾巴那间卡座,她低眉顺眼地跟在老板娘后面,淡定路过一个个声色犬马,纸醉金迷的空间,冷漠的眼神直到看见坐在最右边抽着烟的王俊凯,一瞬间涌进很多复杂的情绪。




须臾之间,四目对接,风花雪月,已然陪衬。




蔚蓝强压胃里的难受,听着老板娘难得絮絮叨叨又隐着不舍的语态,收回了眼神,收回了魂。




王先生,还是这么好看。




欸,真难过。




"蔚蓝,这小子真心喜欢你,你跟了他,且不说一辈子幸福,至少在他爱你的时候,你是被捧在手心的,你珊姐喜欢你,把你当亲近的人,听姐一句劝,啊。"




蔚蓝知道,凭着她的性子和她姣好的脸庞,找到"真爱"是迟早的事,女人对这种事情都会有基本的把控,她怕只怕,她会再一次"勉强",再一次"妥协",然后彻底失去……他。




老板娘撩开珠帘,周舒一个人坐在那儿,望着她来了,拘谨的搓搓手,低下了头,嘴角挂着浅浅的笑。




蔚蓝眼睛突然在这一刻热了。




如果说,有个人用最笨拙的爱给你以关怀,不是自己的最爱,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可是……




王先生,就在隔壁啊。




那浮上了心池的感动,沉了几分,眼眶却更热了。




老板娘推了一把蔚蓝,对她使了个眼色,走出了卡座。蔚蓝朝周舒近了几步,周舒抬起头憨憨笑了笑,伸出手准备想牵蔚蓝,不知空气里是有什么烫人的因子,他又怯怯缩回了手,换成了傻傻的招呼:"蔚蓝你坐,跳了这么久的舞,肯定累。"




蔚蓝努力让自己不去竖着耳朵听隔壁的动静,冲周舒笑了笑,离他一人的距离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蔚蓝低着头看着桌上周舒点的柚子茶,意外的走神了,认识周舒快半年了吧……周舒是一家很有名气的广告公司的创意总监,整天游走在广告拍摄片场和各类明星打交道。




人身所有的头衔都是有局限和不完整性的,凭周舒身份的理解蔚蓝从不可能想到周舒会一头热爱栽在她的身上,同理,以王先生在圈子里的形象来说,酒吧,夜店和烟是不可能沾染上的负面规则。




可王先生是常客,隔壁卡座的。




蔚蓝除了不卖身,其实和外围女所差无几,那都是老板娘的格外照顾,也加上她心里扭着喜欢王俊凯那股绳,松不了。




周舒……




想到这里,周舒的手,慢慢覆盖上蔚蓝指尖冰凉的手背。




带着有点闪躲与试探。




"蔚蓝……你……愿意跟我么?"




"我保证不了什么,我……"




外面突然一阵熙熙攘攘的声音掩盖了周舒本来就不大的声音,酒杯摔在地上,声音清脆,一阵匆忙的脚步声由远到近,两人同时惊得抬起头,王俊凯满脸煞气的站在他们卡座门口。




"王俊凯!你这会儿闹什么闹!你睁一只眼……"后面的话被超大声的打碟声压过,蔚蓝只有眼睁睁看着一个男人出现把生气的王俊凯揽走。




"蔚蓝……你……刚刚听……"




"好。"蔚蓝打断了周舒,"你不嫌弃我,我们在一起吧。"




蔚蓝刻意忽略周舒豁然开朗的脸庞和闪着光的眼眸,她觉得自己很残忍也很贱,爱不了想爱的人,我又能怎么样呢?至少我让爱我的人能够爱到我……




王俊凯看到了她吧,也看到了她和周舒牵着的手吧,王俊凯……欸……




你情我愿的事,怨不得谁。




蔚蓝万万没想到,她和周舒分手终究还是因为王俊凯。




两个月,短到周舒还没有睡到她,那天周舒在无意间打开了蔚蓝三令五申不准碰的钱包,有一张合照在最里层露出了个角,他颤抖着手抽出来,王俊凯抱着蔚蓝对着周舒笑得一脸嘲讽。




周舒最后变得很平静,没有再大声的摔东西,他只是平平说,他不会恨她,只会看不起她,没胆量负人就不要玩情感游戏,折磨的永远是自己,不值得被爱。




蔚蓝好清醒,她早就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周舒的话仍戳到了她的痛处,她红着眼嗫嚅着没说出口,其实她早就不配被爱了。




王俊凯。




彼时他们才刚开始学会抽烟,她平面模特竞争压力太大,他星途局限拓不开急需要转型,记不得是他先还是她先,开始了就没有了头,不过他们烟瘾不大,有时累极恼急才会点一根,坐在阳台,看着月亮吐烟圈。




比如蔚蓝现在,坐在一个人的阳台上,吐着王俊凯教她的烟圈,笨拙,不圆,很小,走两步就散了。




王俊凯是她过不去的坎。




呵。




你蔚蓝又何尝不是?




王俊凯烦躁的一脚踢开面前的椅子,上面的剧本哗啦啦散下来,打翻了脚边的红酒杯,洒出的红酒一路蜿蜒,浸湿了零零洒洒的纸篇,浸湿了王俊凯光脚底。




是王俊凯找的周舒,周舒算是王俊凯的熟人,合作过好几次广告了,互相留有微信。




王俊凯没告诉周舒,他们为什么分手,他只说了一句话,周舒就明白了,周舒眼神黯了黯,没再说什么,寒暄几句便离开了,王俊凯望着空荡的沙发,心里有些悲凉。




这世上,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唯爱是从,都是爱情的永恒追随者,实际上,爱不到你想要爱的人,不会死。




王俊凯对周舒说,蔚蓝的烟圈一直吐不圆,让她戒了吧。




戒?




把王俊凯戒了,蔚蓝会死吧。




把蔚蓝丢了,王俊凯会死。




蔚蓝又回到了酒吧,周舒再也没有来,就连王先生……听老板娘说也是很久没有来了。




老板娘是不是老了,看着她耷拉的眼袋,蔚蓝心疼的抱了抱她,假装听不见老板娘沉重的叹气,高兴的得允酒吧管理员的身份,不用再抛头露面,在舞台上跳羞耻的动作。




也……没有机会再30度偷看卡座里的王俊凯了。




蔚蓝失足"下海",三分之一因为王俊凯,三分之一因为自己,三分之一因为爱情。




吵架啊,漫天的失语,你一句我一句,最后蔚蓝在说什么她根本不知道,王俊凯在说什么倒是句句成刀,不过两败俱伤,不过最后一根烟。




蔚蓝告别了已经灰暗的模特生涯,找到了朋友的同学,这间酒吧的老板娘,要了个最俗最不堪最不上台面的工作来做。




"你既然这么急功近利想要独立,自己去赚啊,靠得了我?"




"平面模特有什么好?人家外围女赚得比我多多,土豪出手很阔绰的。"




就这两句话,王俊凯把蔚蓝逼上了回不了头的路。




蔚蓝怪他也怪自己。




听说,王俊凯病了。




可笑的是,蔚蓝是从老板娘才招进来不到20岁的女服务生说的。




"新闻都报上天啦,你不知道?高烧十天,生死攸关呢。"小姑娘学着娱乐八卦夸张的语气说。




蔚蓝颤抖着手指推开久违的房门后,着实觉得自己疯了。




看到王俊凯穿着单薄的衣服站在阳台,食指和中指之间夹着冒着零星火光的烟,蔚蓝想也没想,走过去夺过他指间的烟。




"生病还抽烟,不要命了?"




王俊凯脸色微微潮红,神色里却是一点惊讶都没有"你到底还是回来了。"不知想到了什么,眼神突然躲闪起来,语气迟疑着"你……回来了么?"




"我不是你的对手,你不用这么入戏。"蔚蓝将嘴塞进自己嘴里。




"对不起……"




"不用。"




"蔚蓝,你……"想他王俊凯也有说不出口的一天,他急红了眼,瞧着蔚蓝手里忽明忽暗的烟头,一把抢了过来,深深吸了一口,吐出了一个圆滚滚的烟圈。




少顷,"蔚蓝,你还爱我么?"




蔚蓝没有回答王俊凯,因为她发现王俊凯的脸色不对,顿时惊悟王俊凯还在生病,高烧!她抬起冰凉的手腕,抚摸上王俊凯的额头"好烫!快去躺着!"




蔚蓝再次夺过他手里的烟,单手推着他进了屋,顺手将烟头摁灭在桌上的烟灰缸里,烟头成为缸里第二十个烟头牺牲者。




王俊凯听话的躺上了床,不听话的是他拉着蔚蓝一起躺了下来。蔚蓝惊慌的躺在他的胸膛上,长发扫在他的下巴上,有点痒,但再痒,也抵不过他的心动。




"蔚蓝。"




蔚蓝抬起头,王俊凯的桃花眼憔悴的攫取着她,里面的后悔她看的很清楚,还未等蔚蓝回答,王俊凯将手一收,蔚蓝被动凑得更近了。




王俊凯的唇是甜的,很软很软,生病了更软,即使是抽了烟也有种尼古丁混着海洋的味道,直击天灵盖。




王俊凯的味道啊,还是那么的独特。




"蔚蓝,说你爱我。"王俊凯甚至是央求着。




隔了很久,王俊凯听见蔚蓝小声说:"我爱你。"




……




钱包的照片一角是爱情,舞池暗色的灯光是爱情;
卡座舞台彼此凝视的是爱情,烟圈朦胧你我嘴中的是爱情。




爱情是昏迷。




只愿长醉不醒,昏迷在尼古丁味道的吻里。




……




"电影《昏迷》今日上映,初战告捷,首映票房便上亿,而主演王俊凯更是实现承诺,在发布会现场跟女主角蔚蓝假戏真做,单膝跪地送红玫瑰……"




王俊凯关掉了ipad,随手甩给经纪人,本应该欣喜的脸上此时此刻却看不出微笑的味道,经纪人疑惑地看着他,正准备开口询问王俊凯,王俊凯看到电话的下一秒,眉头皱得更紧了,他接了起来:"嗯,蔚蓝。"




这部电影王俊凯很喜欢,一拿着剧本就很喜欢,且不说里面的角色设定基本以自己为原型,而且还是一部纯粹的爱情故事,有点狗血但又是情理之中的爱情故事。




这些年他演过不少歪瓜裂枣的戏,大多都是想用各种荒诞的情节去突破,然而也并没有突破什么,倒显得俗气了,而市场上真正纯粹的感情戏越来越少,大家都选择另辟蹊径,仿佛忘了初心。




剧情越简单,对演员的演技考验便越大。




光是各种场景角度的吐烟圈,王俊凯就练习了不下半个月,导演非常苛刻挑剔,就连烟圈大小没入他心,都要重来,王俊凯却很喜欢,处女座嘛,找到知音般。




说到蔚蓝……王俊凯一开始是拒绝的。




蔚蓝很漂亮,比剧本描写的还要年轻还要美妍,王俊凯好看的桃花眼充满了不信任,他怕蔚蓝演不出那种颓靡的样子,是有所经历过的人才能体会的爱情颓靡,她太青春,就像是一束跳跃的阳光,而女主角是暗夜的月光,缠绵性感冷清又朦胧。




第一场戏就是蔚蓝和周舒约完会,回到家想起了王俊凯,失落的在阳台上吐笨拙的烟圈,眼里还要噙着泪,亮的,不要掉下来。




本来王俊凯可以晚一点来的,但他很挑剔,这些年也积攒了挑剔的本钱,女主角不过他这关,休想再演下去。




王俊凯少有被震撼,但那天,蔚蓝像锻柔软的丝巾飘进王俊凯的眼里,再以强硬的姿态劈开出来。




震撼。




以前和其他女演员对戏的时候,王俊凯带戏的时候比较多,蔚蓝不仅入戏快,有时还主动带着王俊凯超常发挥。




就比如他们分手那场哭戏,两个人都要哭,蔚蓝是咬着牙掉眼泪,王俊凯是红眼眶不让眼泪出眶,其实这个并不容易演,眼泪很容易掉,但导演必须要拍王俊凯眼睛闪着泪光,表情却是冷漠的样子。




不知为何王俊凯一直入不了戏,又不能滴眼药水,气头上来,一个人坐在沙发上闷不做声。




蔚蓝在他旁边坐下,王俊凯还在生气,蔚蓝小声在他耳边说着话,他还在生气,蔚蓝提高了音量,他更生气了,蔚蓝倏地站了起来,将桌上的水杯摔在地上,"你到底爱不爱得起?"




"爱不起就不要爱,孬货才会用生气来逃避。"




王俊凯愤然起身"你懂什么!"




"是,我不懂,我只知道,你爱的就快被抢走了,而你无能为力。"




"你只有眼睁睁看着它不见,然后再拼命为自己找借口。"




"你要去哪里?"王俊凯抖着声音,眼神恍惚地问。




蔚蓝抬起下巴说:"我要离开你了。"




"我想要独立,我想凭自己的努力。"




王俊凯冷笑一声,"你何时这么天真?"




蔚蓝退了一步,再退了一步,语调奇怪的说:"你难道就不天真?"




这句话不知戳到了王俊凯什么,他突然勃然大怒:"我天真?是,我天真,我天真爱你,天真为你铺平一切,然后换来你毫不在意。"




"好,好,好……"王俊凯眼泪一点一点涌了上来,却打着旋,迟迟不肯掉下来。"你既然这么急功近利想要独立,自己去赚啊,靠得了我?"




"平面模特有什么好?人家外围女赚得比我多多,土豪出手很阔绰的。"




"你去吧。




你去啊,




去啊!"




……




再次打碎的水杯唤醒了王俊凯,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这场戏已经拍完了,而蔚蓝正小声和导演讨论着刚刚拍的场景。




王俊凯无端觉得有点丢脸,却也隐隐生出棋逢对手之感。




"王俊凯?王俊凯?"蔚蓝在电话那头唤着王俊凯的名字,把他唤回了神,"嗯,我在听。"王俊凯沉沉的说,示意经纪人把ipad调小声些。




"庆功宴我可能来不了了,我在巴黎拍画报,回不来。"




"嗯,好,我会转达给导演。"




"好的,谢谢你。"




"再见。"




"bye。"




挂掉电话,听见后座的化妆师嗷嗷叫起来,经纪人责骂了一句,化妆师激动地说:"妈呀,蔚蓝穿丝袜这里好美啊!我天,我都要流鼻血了……"




王俊凯咳嗽一声,大家都噤了声,低头沉默做自己的事。




谁也没注意到王俊凯泛红的脸。




"假戏真做"这个成语真实得真让人讨厌吧。




王俊凯不想承认,也不得不承认,酒吧后台蔚蓝穿丝袜那场戏,他认栽了。




橘黄色的灯光,缭乱的化妆台,随地乱扔的衣服,蔚蓝一脚踩地,双手随意挽起发髻,另一只柔软的脚掌踏在冰凉的椅面上,修长的手指将黑色的丝袜从右脚底慢慢滚上来,掉落的碎发落进了片场每个人的心里。




王俊凯站在导演旁,心跳得砰砰砰的。




庆功宴少了女主角,大家都很失落,有个人尤其。




王俊凯喝的有点醉了,每个来敬酒的人他都没有拒绝,一杯接一杯,酒气都可以把他熏昏了,最后副导演看不下去才为王俊凯把后面的酒都给挡了。




经纪人打电话来说路上有点堵,让王俊凯去地下车库等一等,王俊凯把所有人都送走了,歪歪倒倒走到一块空地,靠在柱子上喘口气。




地下车库是冷光源,车停的不多,空荡荡的,王俊凯身上很热,但手指有点儿微凉。




他下意识想掏根烟,摸了摸扁扁的荷包,混沌的大脑才有点意识,他是王俊凯啊,他现实是不抽烟的。




他摇着脑袋抬起头,突然瞥见对面有个烟头一闪一灭的,他晃了晃,瞪大了眼睛再瞧,对面的柱子前……确实好像站着一个抽烟的女人。




好像……蔚蓝。




不……不可能,蔚蓝在巴黎呢。




可……这就是蔚蓝啊……




那女人踱着步子,一步一步走过来,离王俊凯一米处,顿住了步子,深吸一口烟,然后掐灭,往前跨了半米,朝王俊凯吐出一个浑圆的烟圈,然后说:"我戒不了了,你帮我吧。"




王俊凯这时才有机会惊呼出声"你不是在巴黎?!"




"拍完连夜赶回来了。"蔚蓝扔掉手里渐冷的烟头,"你还没有回答我。"




"我知道,你喜欢上我了。"




王俊凯脸突然爆红,嗫嚅着不知说什么好,只见蔚蓝噗嗤一声笑了,接着说:"我也喜欢你啊,要不然大老远赶回来?你就这个反应?"




靠,王俊凯心里暗骂一句,这场"戏"怎么能又让她占了先机,王俊凯眯了眯醉意的眼,声音清晰的说:"我可是醉了的,别让我负责。"说完抓住蔚蓝的下巴,低下头吻了下去。




尼古丁的味道在空气里还未散去,嘴唇也是这个味道,然后混合着王俊凯浑身上下淡淡的酒精因子,




着实,




让人昏迷。


评论

热度(174)

  1. 好笑个喘喘大核离离 转载了此文字
  2. 远方大核离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