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方

「绝对领域」

马。

我是你,你是谁?:

#千我完结小短篇
#欠了某人五个月终于还上了
#很久没写东西了 手生 勿嫌



“操。”

李离骂了一句脏话,捡起一袋被后面涌过来的人挤掉的水果糖。深吸一口气,卯足了劲,提起步子追了上去。

“xxx,你给我等一等!”

实际上声音并不大,空荡荡的机场瞬间吃掉她的声音。除了李离,和她旁边她朋友金老师,其他人都只顾着尖叫往前跑,完全不知后面的人是人是鬼是男是女。

金老师则是在一旁不屑地哼唧一声,拽了一把李离,将她往前推了推:“你倒是走近些说大声点啊。”

李离刚靠近人堆又退了出来,将水果糖塞回兜里。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想不通自己为什么还是这么怂。然后一阵烦躁涌上心头,她有些失落地摆摆手说:“算了,人这么多,我挤不进去。”

很多年没狗过他了,没想到过了几年他这么抢手了。她望着人头攒动的人堆想着,不知道他看到她会不会想起最初那会儿经常跟着他那个姑娘。那个人呢……想到这里心中又是莫名一阵烦躁。李离皱了皱眉,步子隐约往后退。

他早就不是那个时候的他。我也不是那个时候的……

“离!小心!”

金老师见李离怂,便帮她去送完糖,回头看着李离突然就跟丢了魂儿似的往后退,她后面有一个黑衣服带着口罩的人刚好走到她背后,停住了。金老师一声惊呼,但已经来不及。

李离还是撞到了他,她一秒回神转头立马低眉道歉,将垂在脸颊边的头发拢到耳朵,脸清晰地透出来,那人一直盯着低头的她,似乎更加笃定地站定不动。

几秒钟的动作,李离完全没有注意到眼前人是什么状况,她伸出一只手背后想要抓金老师,两人赶紧离开现场。可不知金老师在做什么,她挥了半天都没人握。而且很奇怪,面前那人不出声也不走,真难搞。于是她又连着说了好几声对不起,仍没得到回应。心想算了,也只是不小心碰了一下,应该没那么严重。她不管了,回头找金老师。没想到那人突然出声,把她霍然拉回,李离抬头看见那人的眼睛,茶色瞳仁,透着冷光,她一下子跌了进去。

那双眼,她大概投胎十次还是会一眼认出。

他说:“这么多年,你怎么还在追星。”

——————

他是她追的第一个星。显然,并不是最后一个。

她其实很久都没有狗过谁了,这应该是这两年多的第一次,还是被金老师死拉硬拽着去的,谁知道居然碰到他私人行程悄悄回北京。

他开口请她喝咖啡。

她说还是不了,男朋友在家等着她。

他突然冷笑一声,什么都没说,转身就走了。

她望着他形单影只包裹严实的背影,一时心情微妙,骂了句:“拽个屁。”拉着金老师也走出了机场,打车回家。

她回到家坐在床上,莫名越想越生气,想起他说话时的语气,眼睛里透出的冷漠,而且他站在儿盯了她那么久。还有还有,那个“还在”两字,似乎变成了俩小铁锤,一点点把她那根脆弱神经敲断。

她想了一会儿,顺手打开枕边的台灯,对准枕头拍了一张照,望着手机怔怔发了会儿神,发了一个朋友圈:

他。

配图是枕头上一只可爱的泰迪熊玩偶。

她没有设置分组可见。意思是所有人都可以看到。不一会儿就多了很多赞和评论:

了解她的小姐妹立马评论:哟!听说又去狗林妹妹啦!

那些普通的朋友则都是表达什么啧啧这恩爱秀得真隐晦,踢翻这盆狗粮等等。

看着大家踊跃的评论,净是乱七八糟,不着边际的玩笑话。她一时间觉得自己真的很无聊吧,于是扔下手机,起身去厨房热牛奶。

这么多年过去,谁不知道谁的心思呢。他刚洗完澡拿起手机就看到她的那条朋友圈。不知该笑还是该生气。他知道,两个人都在别扭的在意着。

还是得谈一谈,他心想。于是退出了微信界面,拨通了她的电话。

她端着杯子才走到客厅就听到手机在卧室里急促地叫嚣着,她的铃声还是苹果系统最老土最街音的那首,冷不丁刺她一个激灵,她又想起了不该想起的事,连忙跑过去拿起手机。

是个北京陌生号码。她狐疑两秒,接起来:“喂,你好。”

“……没打扰你吧。”

老实说,她特别看不起自己,她听到他声音的第一秒下意识居然是拿开手机认真地看了一眼他的号码,确认他是换了手机号,心里还抓紧时间的失落了一秒,才重新贴近耳边:“有什么事吗?”

“我这几天都会在北京,有空见一见吗?”

她回答地极快:“没有。”这不是故意要装样子,是她真的没空。这几天因为工作和其他一些事情,都把她时间占用完了。

“呃……”对方有些尴尬地吸了吸鼻子。她另只手中的牛奶不停在摇晃,这样熟悉的细节对于她这种敏感的人来说就是暴击。然后她听见他说:

“要怎么样,你才肯见我一面?”

靠!又来!

她避免自己把牛奶洒出来,于是放在小柜台上,想了想说:“我这几天是真的很忙,你不要误会了。”

两人同时沉默了一会儿,他喘了一会儿说:“那…要不,你送送我吧?”

见她没有说话,他突然急促又多余地加了一句:“像以前那样。”

像你妈!

真是见鬼了!

她毫不犹豫挂断了电话。将手机扔在一旁。然后整个人就想被谁抽了脊梁骨一般瘫在床里。

难过,真难过。

他是她追的第一个星,也是……她曾经的恋人。

其实严格算起来,他们都没有一个正式的分手。不知道从何时起两个人都非常有默契的没有再联系,久而久之就竖起了一道看不见又真实存在的厚墙。

她突然想到昨天她在机场碰到他太慌乱撒的傻逼谎,什么男朋友还在家等!蠢货!还有那条朋友圈!删掉删掉!靠……怪不得他会冷笑……

她连忙摸向手机,打开微信,看到10+的朋友圈未读消息,她好奇的点开,划到中间手指顿住——绝对领域:原来他喜欢泰迪熊喔?

讽刺!绝对的讽刺!

可是刚刚电话里……

“要怎么样,你才肯见我一面?”

这么委屈的语气还让她的玻璃心对他跳了好几下。

心机!她用力地点击屏幕的「删除」这条朋友圈瞬间消失。她对着空气摆出一个不知是难过还是有些庆幸的表情。

不管以前现在,不管做什么,他从来都是没有错的那个人。

她讨厌他,但她也是真的…想他。

——————

“哈!”那人突然出现在她背后,冲她耳边哈了一声。吓得她颠菜的勺抖了三抖,生气地一胳膊捅向身后人,怎料身后人身手敏捷,早就跑到她的左边,“做什么好吃的呀!”他轻快地问道。

她没好气地回答:“给狗吃的。”

他装怪地皱起眉望着她:“哦哟,脾气这么大?”见她不回应他,他又一秒笑开,舔着脸凑近她,手顺势搂住她的腰,尾音上扬:“生气了?”

“没有。”

“没有就是有。”

“那就是有吧。”

他在她左脸清脆地啄吻了一下:“那就慢慢气吧。我先出去玩手机了。”

她气得在厨房直跺脚,生气地大叫他的名字,然后听见他在客厅笑得猖狂。

不过是再简单不过的日常。她抱着牛奶杯子,望着白白的杯面,鼻子里是牛奶朦胧的香味,如此而已,她都可以由此联想到给他做饭的情节。

其实还是爱的吧。

以前啊,爱他的时候,日子都是扳着手指头来过的,今天去哪里,明天干什么,几点的飞机,什么时候到家。不管是追他还是在一起之后,她对他的过法好像都没什么变化。那时候觉得日子特别慢,怎么都过不够。

分开之后,她追了不少idol,也狗了很多行程,她都没觉得时间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直到今天在机场看见他,她才明白,时间于爱着他的她来说,是冻结的。无论时隔多久,事隔多人,看见他就瞬间立刻回到最开始的时候,仿佛中间一切都不复存在。还是爱着他的她。

他一个人的机场。

曾经多么珍贵。

——“我明天去杭州。能不能送?”

——“嗯。”

他后来又连着发了好几条微信,她没有点开。

她只是熟练的在查航班的网页里,输入她早就烂熟于心的身份证号。

很多事情,想太多就会阻挡前行的脚步。尤其是感情。太多东西说不清道不明,不如就跟着当下的感觉走,反正吃亏是福,都是个人命该如此。

她如往常一样,口罩、帽子、小包、大炮。不会合群,一个人站在人群的边缘。

他如往常一样,心机。破洞一半的牛仔裤,露出精瘦的膝盖和小麦肤色的大腿,黑色飞行员夹克,蓝色镜面墨镜,红色棒球帽,上面还有个手比爱心。

老实说,他今天帅得有点过分。关键是还没有带口罩,唇红齿白,时不时摆出乖巧的微笑。她站在远处,看着前线们边捂脸边尖叫,甚至来不及按快门。她倒是淡定的笑笑,举起了相机。

她曾经幻想过,在人最多的机场,打扮格外帅的他,再也不想隐瞒他们两个人的关系,不顾所有人的相机,走到她面前说:“一起走。”

这应该是所有女孩的梦吧。想想就好,切勿当真。

她现在……眼看着他check in,隐身于人海,她收起相机,挂在脖子上,拍拍手,伸伸腿,准备去机场麦当劳随便吃点什么,然后回家修图打包发给他。她正往外走,几个眼熟的前线认出了她,把她叫住。

“真的是你?好久没见你了,怎么今天想着来?”

“你不是脱饭很久了吗?我超喜欢你的图的。”

“难道你又回来了?!”

脱你妈,回你妹,关你屁事。

戏精趁早狗带。

她结束自己丰富的内心os,标准微笑还没到位,有人给她打来电话。她抱歉地对眼前花枝招展的三人点点头,走到一旁角落里接起电话,压低声音:“怎么?”

“我们还没见面。”

……

“见了,我有拍你图。”

“我是说……只有我们两个的那种。”

“……所以呢?你不可能让我跟你跑通告吧?我刚还在机场遇到几个认识的前……”

他不慌不忙地打断她说:“我给你买好了,你去我刚进去那个口,有工作人员在等你,白色衣服的女生,她会把票给你。”

“我不去,我还有工作。”

“你答应了我的。”

“等你回来再说吧。”

“你是要我现在出来抓你进去吗?”

……醉了

好吧,她妥协了。因为她知道,他哪句是玩笑,哪句是认真。刚才那句是认真的。

尽管这个入场方式离她的想象有点遥远,但等到她坐到他后面的后面,隐约看见他的后脑勺时,她还是生出一点点小窃喜。

他周围还有一两个私生,拿着手机对他窃窃私语。她就像个可耻的偷窥者。看着他褪下帽子,褪下墨镜,对空姐小声地询问咖啡。侧过头,有阳光从小窗户里投进来,正好擦过他翘而密的睫毛,镀上一层金光,他礼貌地笑着。从她的角度,正好可以看见他甜蜜的梨涡,和嘴角让人心动的弧度。

突然,他像是不经意回头扫了一眼后面,目光掠过她的时候,他对着一脸懵的她舔了舔嘴唇,然后快速消失在座椅之后。

她被他弄得微微红了脸,缩在位置上,假装睡觉,用衣服遮住脸忍不住偷笑。

其实他也还是爱的吧。

下了飞机,她按照他发的车牌在停车场找到那辆商务车,打开车门,被坐在里面早就等不及的他一把拉了进来,还没坐稳就被他一把抱进怀里。

“你怎么还是这么任性?”她有点找不到话说地说。

他躲在她的头发里笑着说:“我不是早就说了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吗?”

她无言。

他松开了她,给司机报了地名。两个人一人一个方向,安静下来,还是避免不了有些尴尬。毕竟两个人在几天之前还是很长时间没有联系了即将分手的情侣状态。

她其实很想问他怎么就突然不理她了,两个人好端端怎么就不联系了。

但她知道这个问题没任何意义。

没想到倒是他自己主动挑开了这个话匣子。

“我想和你坦白。”

她嗯了一声,好整以暇等他的后文。手心里攥满了细汗。她甚至觉得,如果他要跟她说分手,她也会答应他的。他说什么,她都会答应。

“我以前觉得,其实我没有那么喜欢你。”

她慌忙低下头又嗯了一声,不敢看他的眼睛,生怕自己不争气的哭出来。她没想到他会坦白如此。女人可以听见分手,但不能听到我不喜欢你。哪怕这两种词语都是同个意思。

他也不逼她,只是自顾自地说:“咱们不管中间那些乱七八糟没有重点的事,差不多分开有一年半吧。” “我这一年半你应该也知道,除了拍戏就是录节目,也没什么多的花样了。”

“嗯。”

“真的很累。”

她这时忍不住嘟囔道:“你什么时候不累?”

累不是理由。

他轻笑一声:“也是。像我这种自由的人,被折了翅膀还让往高处飞,是挺累的。”

她觉得握紧拳头已经不管用了,必须得抓衣服了,他每次说这种话她就受不了。他总是有办法轻而易举打破她每一次预想。

“你也知道,感情和生活是分不开的,特别是我。”

“嗯,知道。”

完了完了,是要分手了。她心想,一时有点慌乱,又不敢下车,只能听着他接着说。

“跟你分开这段时间,说实在话,我没有想太多。”

“那……”她嗫嚅了半年始终还是无法将「分手」二字说出口。他紧接着又加了一句:“每天睡觉都来不及,我倒是真的很想多想点什么。”他顿了顿:“我以为……我这样是不够喜欢你。”

不然呢?她心想。撇撇嘴,不断的心里缓解,让自己尽量平静地接受这个结果。

她想了想说:“大概你就是不太喜欢我吧。”

“不……”

司机的到达提醒打断了他的话,他说了句下车说便下了车。

她没想到他们在车上待了这么久,司机居然把他们从杭州送到了上海。

天完全黑了,他带着她来到一个可以看见黄浦江水的路边。

江风很凉,四月天吹在脸上,有一种柔和的清爽。她抓住栏杆,有些放空地眯上眼任凭风吹。

而他背靠在栏杆上,侧过头笑着看着她,继续之前在车上的话题问说:“你觉得我不太喜欢你?”

她睁开眼看向他,风从他的后脑勺吹过来,他的头发到处乱飞,但遮挡不了他轻松的眉眼,她有点搞不懂了,分手来这么荒无人烟又有小丢丢浪漫的地方是为了什么?

“不是你自己说的吗?”

“我没有说完啊。”

“难道……是一点都不喜欢我?”来到宽阔的地方,四下无人,她的心也放松了许多,不像之前在车里那么紧张,甚至开起了玩笑。

“哈?被你发现了!”他夸张地回应。她气结,有些生气的偏过头,不再看他。过了一会儿,他没说话也没有任何举动,仿佛消失了一般,她开始有些后悔她干嘛置气,这明显是她落了下风。

接下来发生的事,李离觉得用一辈子去记住都太浅。如果真心清晰可见,那那晚黄浦江边的风帮她证明了一切。

她还在想如果转头发现他已经走了的话她应该大哭还是直接跳江的时候,他的手抚上她的腰,将她转过来,然后她看见他就这么不动声色的看着她。在昏黄的路灯下,他的眼神显得格外有感情。他伸出手将她被风吹乱的头发撩到耳后:“我想来想去,还是觉得自己太幼稚了。”

“在机场你撞到我的瞬间,我找到了自己所有问题的根源。”

“我以为我走了,实际上我没有。时间是冻结的。遇见你,进度条一下子就被拉了回去,很可怕。”

“但是更可怕的是……”他对着她皱起好看的眉头,那颗眉心痣在他的郁闷中若隐若现:“你怎么可以追除了我以外的人呢?”他吻了吻她的脸颊,又接着说:“我想我爱你,不管怎么样,我只想让你追我,只有我。”

这个表白太烂。她觉得。

还不如在这个微凉的江边说我们分手吧,从此萧郎是路人。

因为她被感动地一塌糊涂,想哭怕流鼻涕。

她只有转移话题:“为什么带我来这里。”

他得意地挑挑下巴:“上次跑活动在车上路过这里,那个时候就觉得这里车少人少,风景很好,可以……”

他亲了一下她的嘴唇:“像这样。”

她回吻了一下:“像这样?”

他咧开嘴角,眼里满满都是爱意:“除了你,我再也不想跟别人在一起了。”

她也笑:“除了你,我其实也不是很想追别人。”

“是不准!”他严肃地纠正她。

“好,不追了,都不追了。”

“嗯乖,把今天的图给我看看?”

“不行,我还没有上logo。”

他的手还抱在她腰上,她的手也回抱着,他一脸搞不清状况的表情说:“are u ok?”

她哈哈大笑两声:“谁还会在这种时候看机场预览?”

“那应该?”

她吻住了他的嘴。

“像这样。”

评论

热度(181)

  1. 无言斯文败类 转载了此文字
  2. 好笑个喘喘大核离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