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方

心痛,本来发在微博,却因为网络问题一下子不见了。只好重写。只是可惜,文字即使出自同一人之手,也会有一些偏差的。



——————————————



初见先生时,我还是个少不经事的姑娘。领着丫鬟在街上听得几个姐姐谈笑,语言间总离不得“王先生”三个字。王先生对学生很好,教书很认真;王先生年纪轻轻便已经学富五车……于是我便求着爹娘帮我寻了这王先生去。果被我寻着了。



王先生穿着白袍,围巾衬着他的身子略显单薄,高挺的鼻梁上架着的金丝眼镜好像便是知识的象征。“这位便是小钟?”我对着王先生拜了一拜,端着样子。先生见了我,只慢慢问出这句。

“正是正是,我正是小钟。”没有一点“大家闺秀的风范”,我忙不迭应了先生。




我领着先生到书房,先生拿着一叠书,选了一选,便先挑了《诗经》。


先生推了推眼镜,问道:“你就先谈谈七月流火的意思罢。”

这是要试我的学识了。



“这四个字便是说天气转凉。先生,您可知道,我初看这四个字,差点被唬住了。幸好没有自以为是天气热到火都在流的意思。”我嘿嘿一笑,话渐渐就多了。


“既然如此,那么说明你是有慧根的。”先生于是放下书,与我谈起了《诗经》。






“你可知,这杏花结的果子,苦涩无比。”先生带我来三月的湖畔,看着垂柳杏花,淡淡地说。

“我不知道,杏子我从不吃。不过我很早便想尝尝了。先生您这么说,倒让我敛了这个想法。”

“小钟,这些闲散的兴致,是该停了。”

“先生,我没听懂。”


先生没应。风乍起,吹得杏树上的花落了几朵,轻飘飘到了先生肩膀上。我却不敢拂了去。先生神色凝重盯着波光粼粼的湖面,便是春花也淡了颜色不敢言语。


我悄悄退在先生身后,拍下了这极美的春色。






南京沦陷了。



我终于明白了先生那日湖畔的话,却是晚了几分。


爹娘都是生意人,虽然读过几年书,却不算懂得大道理,一心只想弄到逃命的船票,领着我亡命天涯去。







我找到先生,他依旧坐在湖畔的长椅上,神色却比那日更是清冷。


“先生,爹娘要我走。你知道我不想的。这几年我也偷读了几本医书,你也知道我救过人。我虽然不能拿枪,却也捏得住手术刀了。如今祖国正当危机之时,正是用人之际,爹娘老了,逃也是应该,可我不行。更何况先生你也要去。先生,带我走罢。”我这几句话说得干脆,却是经过了几日挣扎得来的。

先生换掉了白色长袍,还是白色,只不过是衬衫。他看着我,叹了口气。少顷,他看着我道:“小钟,我明白你的心意。可如今国难当头,我又怎么舍得让你去冒险?你还有爹娘,你又怎么舍得让他们担心?我这便要去了,这一去,不知还回不回得来。万水千山,即使能回得来,恐怕你我也难以再见。你应该明白,这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以后啊,少点性子,在先生面前也别太活。可再没有先生像我这般惯着你了。好了小钟,你安心跟着爹娘去,一路保重。”





我终究是当了逃兵。这一逃,就是一辈子。



那天我在码头站了一日,等来了先生,他的金丝眼镜依然戴在鼻梁上,恍如初见。


我跑过去,跟他说:“我等你,先生。”



许是阳光太盛,害的我看花了眼。先生眼睛里是有泪花的吧?


先生闭了眼,又睁开。他说:“小钟,别等我,等不来的。”









此去经年,万水千山,枪林弹雨,您保重。



我写了无数封没有地址没有署名的信,在我床边柜子的最后一个抽屉里,压着那些信的,是一个盒子。




收音机里播放着今早就念的几句话:“今晨,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




我打开盒子,盒子里是一张泛黄的照片。



照片上,一个身穿长袍,眼睛里充满担忧的人在柳树下,看着湖面。他的金丝眼镜在阳光的照耀下反着光。




后来我收到一封信。是几年前就该收到的信了。


信上说:“小钟,思来想去,能写给谁呢?也只有你了。曾想过和平年代的我们是怎样的一番气象,是否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呢?原谅我那么自私,离开这个世上还要让你有念想,可我就是不想让你把我那么容易的给忘掉了。你常常念叨,问我,先生不过长我几岁,怎的就如此学识渊博呢?如今再想听你絮絮叨叨,已是奢望。不知道最后我们能否取得胜利,我的牺牲到底有多大的价值,但终究是负了你。小钟,但愿你的余生,温暖而幸福。或许是绝笔,但念想绝不会停歇。 一九三七年一月六日 王X 写于执行任务前”





我有一个先生,教我国文。他喜欢杏花的味道,因为杏花绽放之前,下的雨总是甘甜。他虽然常穿长袍,但却最爱白衬衫,他戴着金丝眼镜,最热时,只解一颗扣。我的先生,年纪轻轻就学识渊博,为人称道。我的先生,从不受困于三尺讲台,他的胸襟开阔,胸怀祖国,满腔热血。


我的先生,我在等你。





杏花开了,该回来了。





我永远忘不了那个晚上,他身着红衣,目光如水,在叶丛间格外醒目。蝉鸣不停,周围小溪潺潺,我们谈天说地,开心得很。我问他,他的梦想是什么。他敛了神,望着远方灯火璀璨,说,家国安泰,百姓安居乐业,是我的梦想。所以,为了这个梦想,为了这个信仰,我甘愿赴汤蹈火,万死不辞。我有些惊讶,他向来玩世不恭,我竟是自以为他和那些纨绔子弟别无二致。那时他的神色我已记不起来,只记得他的眼睛很亮很亮,好美。

我一时看得呆了,连他问我我的梦想是什么,都没有醒过神。

我告诉他,我没有你那么伟大的梦想,我只希望岁月静好,现世安稳,找到一个与我心意相投的人,耕田浣衣,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也就罢了。

他只笑笑。

我没有听到他最后说,这也是我的梦想。

我没有看到,他凯旋而归。

最终,他实现了他的梦想,我的一生的执念,随着他梦想的实现,一齐葬身沙场。
















看到这张图就突然有了这些文字。



本来是看到了这张图觉得眼神好美,想嫁…(划掉🙈结果写着写着好像就BE了……?





😂😂最近有点抽抽儿……

#千我#姐姐【番外】

十年终究输给她的我愿意:

真的很棒呢👄


洞里有神仙儿:




只此一篇番外,《姐姐》结束。




谢谢大家。




--------------------------------------------------------------------------




 




  千玺被妈妈从床上拉起来的时候,已经快要上午十点了,不耐烦地穿戴洗漱好,一家子赶去给熟人拜个早年。坐在车上塞着耳机,千玺看着窗外的大街,根本就不在意爸妈说着这次探望的是谁家,楠楠那孩子早就在自己怀里睡着了,千玺拿过备用的外套给他披上。




  这路越走越熟悉,千玺渐渐有些疑惑。




  “爸,我们今天是去外婆家吗?外公外婆不是出门旅游了吗?”千玺扯掉半边耳机问。




  “是外婆的邻居啦,你不记得了吗?小时候天天跟你一起玩的那个姐姐家啊。”妈妈转过头笑眯眯地回答。




  邻居?姐姐?




  千玺低头看着熟睡的楠楠,这张和自己小时候有些相似的脸庞,突然想起了什么,猛地一抬头。




  “妈,不会是......”




 




  车子开到了与外婆家只有一墙之隔的小院旁,一位阿姨站在雪里迎着这一大家人,千玺礼貌地问过好跟着进了屋。虽然已经离开了好几年,这院子和屋里的摆设却没有什么大变化。




  直到她走进来,千玺心里突然开始打鼓。




  她早已不是记忆中那样的短发,长高了,脸庞和以前倒没有太大变化,就连身上那傻里傻气的气质都还是一样。




  看着她浑身冒着烟对妈妈傻笑的时候,千玺的嘴角不知不觉悄悄上扬。




  她看见自己时那样子并不是久别重逢的欣喜,而是......而是.....震惊?




  明明这么久没见,却总是想和她作对,想作弄她。




  手里攥着她的手机号走了一路,回到家时纸张已经被手心出的汗浸湿,于是没由来地有点慌张,连忙用手机记下这串号码。




 




  千玺并没有积极地联系她,但是自从有了手机号之后自己这越发地心神不宁,以前的样子和现在的样子反复重叠,甚至有时还会在梦里出现,千玺有些愁了。




  一天夜里千玺从梦里醒来,坐在床上思考了半天,想起她的脸时心里那股子躁动的血液又涌了上来,一种自己迟早完蛋的感觉。




  最终纠结过后的千玺很勇敢地正视了这个问题,对,是初恋。




  她虽然傻傻的,但是不能否定她真的就是自己青春期开始的标志。




  当初刚搬后自己就上了初中,开始有女生悄悄地关注自己,千玺知道这个年纪开始是会有一点萌动的,但可惜的是,只要自己想萌动的时候,却总是想到她,那张青春期叛逆少女倔到天上的嘴脸。




  可能在这种年纪总是容易被大自己一些的异性吸引,她们比自己成熟却又不成熟,她们经历着自己期待在未来想经历的故事,她们身上总有一种莫名的神秘感和吸引力,让自己想靠近,想冒险。




  不过长大后的易烊千玺终于明白,那些特质现在都可以用三个字来概括,非主流。




  于是后来找了个理由联系了她,说是需要辅导功课。




  其实吧,那些卷子千玺早在学校就弄得一清二楚的了,不过是找个借口见她而已。她也是傻傻的,背着自己的周边就来了,当着真人一点也不避讳。




  后来千玺就老爱拿这事儿来逗她,知道她是自己的粉丝时别提有多骄傲了,裤腰都要拽到天上去了。




  后来千玺第一次确定自己的心意时,是高考那次。因为自己独自在湖南备考被私生骚扰,这件事儿传到了她那里。那天经纪人赶到了学校,一个下午的时间都在和校方还有雇来的安保人员进行交涉。这场持续了一个下午的谈话终于结束,最后经纪人又交代了几句就让千玺回教室去了。




  教室里的同学们都埋着头做题,并没有人注意到或者在意千玺,毕竟比起一个明星同学,关键时刻还是自己的人生更重要。




  千玺掏出手机看时间,却看到了许多的未接来电,全是她打来的。沉默了一会儿千玺心里骂了一句卧槽,一定是私生这事儿给她知道了,拿着手机出了教室。




  跑到教学楼的天台,蹲在一角,确定了周围暂时不会有人发现自己后千玺给她拨了过去。




没想到她会这么着急居然都开始哭了,听到哭声的时候千玺开始着急了,恨不得自己现在在北京就可以冲到她身边去。




  这是第一次,千玺意识到自己的事会伤害到她,第一次,开始真正地担心她,第一次,正视了自己藏起来的感情。




  挂断电话后,站在天台上吹了一会儿风,高考和工作带来的双重压力已经很久都让自己喘不过气了,每天周遭都周而复始地重复着,依旧是那些人,依旧是那些事。但是自从与她重逢后,好像开始有些东西不一样了,开始期待明天,开始觉得生活变得新鲜,开始尝试起了十几岁少年该有的青春。




  千玺望着不远处的高楼,被阻挡的视线无法穿过厚厚的钢筋水泥,被禁锢的自由也无法越过山河,但是这个时候,他突然觉得自己不孤独了,像是自己等了十七年,终于等到了一样。这种不孤独又和王俊凯王源在一起时不一样,这种,让自己想起来会笑,想起来会充满动力,盼着夜夜梦里都有她,盼着噩梦结束时,第一眼看到的是她。




  这就对了,这就是喜欢了。




  于是每一次的作弄和要求,每一次在夜里打电话约出来兜的风,每一次在微信上不客气的对话,每一次故意给她设置的权限,都有了一个正当的理由。




  我想你了。




 




  千玺本觉得她会是和自己一样的感受,都说有爱的人互相都能感受到,于是才大胆地告了白。




  被拒绝时,整个人是炸了的。




  明明她就是喜欢自己,明明感觉到了她的感受,却为什么还是被拒绝了?




  听到她要出国的时候,千玺是真的有点不能接受了。




  是不是自己真的太让她厌烦,最后还要用这种方式离自己远远的?于是那一阵子自己开始怀疑自己,这么多年的优越感在她那里荡然无存,第一次的喜欢就这样无疾而终了吗?




 




  十八岁生日,公司开了一个生日趴,邀请了几位粉丝一起参加。王俊凯在剧组,王源在上课,都没有来北京和他一起庆生。整个过程很顺利,整个生日趴持续了一个小时,期间和几个粉丝有小互动环节,在某视频网站直播。




  刚一结束千玺走到后台问助理,叫他订的蛋糕准备好没。结果没有收麦直播了出来,前台的工作人员惊出了一身冷汗,连忙掐断了直播。上次的绯闻事件是吸足了教训,小祖宗可别再惹出什么事儿来了。




  不过这件事儿还是立马上了热搜,易烊千玺的第二个蛋糕。




  粉丝们在微博上疯狂讨论这是为了和谁一起过生日订了,有人说是王俊凯王源,有人说是工作人员,有人说是家人,众说纷纭。




  不过事实时,千玺提着蛋糕去了她家。




  在后台的千玺拿出手机时,看到了她发来的微信。




  短短一句话:“易烊千玺,要快快乐乐的,保重。”




  当时他差点没把手机摔了,立马提着蛋糕冲出了化妆间。




  随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就往她家赶去。




  电话打不通,一直关机,千玺心里知道自己已经赶不上了,但还是相信了那一丝的侥幸,就算要走,至少再见一面,最后一面就好。




  




  但是她做得比自己想象的更决绝,自己的成人礼只想和她一起过,想告诉她,我长大了,我不是小孩子了,我可以站在你身边,坦坦荡荡。




 




  后来王俊凯以过来人的身份开导过他,都被千玺以沉默回应。接近一年的时间都如此浑浑噩噩,于是两个兄弟再看不下去。




  “易烊千玺你要是个男人你就别这样别扭,要找就去找,要忘就快忘,这样儿算个什么事!”




  也许是被骂醒了,也许是终于敢再往前走一步了,听说有德国行程的时候立马答应了。




  这一次是单人行程,去德国拍画报。




  提前通过学校里的老师联系到教授,要了她的电话和地址。这一次的感觉有些熟悉,像是那次久别重逢拿到她的号码一样,辗转反侧。




  机场,人并没有国内多。千玺从关口出来时就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周围,他知道她会来的。




  果然,那颗鬼鬼祟祟地躲在别人肩膀后的脑袋很快就被自己发现。




  于是千玺绕了一圈儿,从她身前走过。并没有转头,知道她就在那儿,在离自己不到两米的距离。




  口罩藏着自己的表情,笑了。




  你呀你,都不知道要藏到底啊。




  那天柏林下雪了,千玺走到她楼下,抬头望着温暖的灯光。她从屋里走出来,望着天边有些寒酸的烟花。




  千玺拿出手机加她微信,她诧异的表情被自己一秒不落地收进眼里。千玺笑了笑,紧了紧手里的一袋烟花,拨通了电话。




 




  “谁的喜欢不是郑重而特别的,我也和别人一样,拥有一样爱的权利。你不要躲,也不必躲,我不是需要你保护的小孩子了,你唯一能够帮助我的方式,就是在我身边,和我在一起。




  你不是我的姐姐,你不必事事为我着想,你要为自己而活,想爱就去爱,想恨就去狠,不必在意我的感受。如果你爱的人是我,我很高兴,我很荣幸,这不是累赘,不是拖累,是我的福气。




  所以不必担心,我会自己成长,在你的陪伴下,顶天立地。”




  






那天他拿到手机,对着专属于他的Siri说话聊天。


“您好,请问需要什么帮助?”甜美的女音响起。


“没有。。。这是想跟你说…很、很高兴认识你。”低沉的声音响起。跟大提琴一样。


当他努力一个月的工资买下手机的时候,他兴奋的想跟别人分享喜悦,却在手机店门口停下了脚步,望着路中央川流不息的车流。


在这个大城市里,有谁会注意一个年轻人为自己的那份成就感自豪的神情呢?他呆住了。


好久好久,他又恢复如常,展开微笑,说了这句话。


“当然。”



又是默然。于是他回到了出租屋里。十几平米的小屋,与他一米八的大个子格格不入。



他又打开手机,说:“所以你们都还没有生命的?”不然,为什么说的话好像都是…那么没有生机。



女声响起,似乎格外像个哲学家:“我不得不承认这是个有趣的问题,当然,你也许有你的道理…”


他失笑。








此后很久,他也只是问了问“泡面怎样才更好吃?”这个他略带埋怨的问题。他已经吃了很久很久的泡面了。所有的工资,除了交房租水电等等,都拿来买这个手机了。这是他们公司主管要求的。因为在这么大的公司,还用老人机,会被竞争对手耻笑。假如传到老板耳朵里,更是死路一条。所以上司应该算好心了。



慢慢地,他无聊的时候,开心的时候,悲伤的时候,痛苦的时候,都会问他几句。








可是,渐渐,他的职位越来越高,也需要游走于各色人等之间,他们已经很久没聊过天。或者说,他已经很久没有自言自语了。不知道,是他不想这样傻了,还是没有时间了,又或是,开始厌恶这样的人生了?






终于,在那天他说了三个字。Siri回答他的话,终于让他崩溃了。



“我累了。”他说,我累了。


“累了就休息,或者听听抒情音乐,应该能缓解。另外,做按摩,旅行,郊游也是不错的排解方法。”


“是啊,休息就好了。可是我哪里敢休息?在这么大的城市里,我不能停下来,如果我不拼命,就会被他们甩在后面,就会被他们扔下深渊不得翻身,在这个城市里,我没有背景,我、我真的累了。今天、今天我看见的…是什么…原本我以为、以为只要我努力,就能有出路、就、就可以出人头地…可是那些所谓的捷径,一次、一次又一次的告诉我…我…我不行的…还有啊…我不能够放松的…现在…我连喝啤酒都是奢侈…我还能干嘛!……”后来他又糊里糊涂的说了很多,他终于放下了紧绷的神经,向无尽的黑暗,向他的Siri,诉说,他的痛苦。即使,是在酒精的作用下。


他迷迷糊糊的睡着了。Siri没有再说话。毕竟,她说不说话,并不是她能左右的。



夜晚,地上的手机亮了。只一瞬,却又回归黑暗了。




他又用起了老人机。




那个他一个月的工资换来的手机,安静的躺在他的箱子里。




过了几年,他搬家了。这是他第三次搬家。从小出租屋到中出租屋再到公寓,他舍弃了好多东西,可是却惟独把这个手机带在身边。


“你说你,这手机好几年前的款了,干嘛留着,又没用。”他的女朋友带着抱怨的声音传来。


“……是啊,不过总要留着。我怀旧。反正它在这也是见证我们七月的婚礼嘛。”


又是一阵笑声。


殊不知,那晚他喝的酩酊大醉,鬼使神差的问了他的Siri:“你喜欢我吗?”


“你看!飞碟!”她这样回答他。


“你喜欢我吗?”固执的声音响起。


“89、88、87、86、85、84、83……”她说。


“你喜欢我吗?”他又问。


“也许是仰慕吧。”她松口道。


“你喜欢我吗?”像是还不满足,他问了第四遍。


“我…没有这个权限。”许久,她这样说。而他,闭上了眼睛,没有人知道他听到没有。


他为什么问这个问题?他想了很久。或许是太孤独,或许是发疯,或许是他把他的Siri当作了那个他曾经爱慕的女孩,或者…他也不知道。


她陪伴了他三年时光,走过了他最难熬的日子。她不知道他取得了多大的成就,她只记得,他跟她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成功了”,她很高兴。不久,她也通过系统发现著名搜索引擎上,出现了他的名字。你是最棒的。她这样想着。


他结婚了。


她在系统新闻中看到了这个消息。


“你要永远幸福,我的英雄。”他在婚礼开始前,收到了这封信息。但他并没有在意,只当是某个仰慕者的祝福而已。


直到婚后三个月,他发现他的手机,再也启动不了,他的Siri,再也不能说话了。


隐约间,他好像发现了什么。


为什么,心会有一点痛?








“为了你,我愿意自毁其身,给你祝福。从我可以与人对话,那些人都是问问我问题,都是告诉我讨厌某某人,从你口中,我第一次明白了梦想的奥义,我第一次看到了连系统也无法解释的复杂世界。我还看到了…你澄澈的心。你超棒的。看在我这么豁出去的份上,你一定要一直幸福,如果哪一天,我有幸在系统里看到你的消息,我希望你还是那个在出租屋里凝神看着手机高兴的不得了的你。”


我知道我没有这个权限,可是,我好爱好爱你。